#1樓
yyb
yyb   離線
星迷中的可憐蟲
發表於:2003/9/14 3:24

凌凌漆片中一直出現"李香蘭"這三個字....那"李香蘭"到底是何許人也呢?
在此為大家介紹一下這位歷史人物....


李香蘭,中國流行歌曲歷史上一位非常特殊的人物。她和中國的音樂文化結下了不解之緣。

原圖

李香蘭原名山口淑子,是在偽滿州國(今中國東北)南滿州鐵道工作的日僑山口文雄的女兒。
1920年出生於的偽滿州國奉天(今瀋陽市)郊區。但她小時候由於父親工作的關係,山口一家便遷移到撫順。12歲那年,山口一家在撫順遭遇到平頂山事件。

因為文雄不但精精通於北京官話,而且當地有許多中國朋友的關係,被日軍懷疑他個中國遊擊隊的間諜,因此第二年文雄辭掉撫順的工作,一家依靠文雄的中國藉乾兄弟李際春將軍(瀋陽銀行總裁),又遷移到奉天。「李香蘭」是李際春將軍給淑子起的中國名字。

李香蘭13歲時患了肺病。醫生勸她做一些鍛煉肺部的運動。
但李香蘭自小不愛運動。後來她學校的同班的白俄同學柳巴契克勸告她為了恢復肺部健康最好學聲樂較好,並介紹一位原籍意大利的女高音瑪達姆‧波多列索夫介給她認識。之後她開始學習聲樂。

瑪達姆‧波多列索夫在奉天大和賓館(今遼寧賓館)舉行個人演唱會時,在老師的推薦下,李香蘭也穿和服唱了幾首歌曲。有一位奉天廣播電台職員也在大和賓館聽李香蘭的歌聲。因奉天廣播電台為了播送新節目「滿洲新歌曲」正好在找一位又會說國語又能看歌譜的中國姑娘,但能滿足這些條件的中國姑娘一直都找不到,故看到她演出的該職員馬上就邀請她參加的這個節目。

她在節目當中作為中國姑娘李香蘭演唱了「漁家女」、「昭君怨」、「孟姜女」等中國歌曲。她在該節目的演出很受各方面的注意。從此、她以李香蘭為藝名。

同一時期,因為父親的鼓勵,並送她到北平(今北京)的中國人學校去念書。
在北京,她在父親乾兄弟潘毓桂(政治家)家作為幹女兒「潘淑華」開始在北京翊教女校上課。在北京,她不但修養一口流利的中文,而且學到了中國人的想法以及生活習慣等。雖然學業很忙,但她還繼續在奉天參加電臺節目。

聽到該節目的滿映(滿州映畫協會‧日軍為宣撫當地人設立的電影公司)職員邀請她參加電影的演出。在滿映拍的第一部電影是「蜜月快車」。接著參加「富貴春夢」、「冤魂復仇」、「東遊記」、「鐵血慧心」等片後,拍了「白蘭之歌」、「支那之夜」、「熱砂的誓言」、「孫悟空」、「蘇州之夜」、「迎春花」、「撒詠之鐘」、「你和我」等日本電影的拍攝。這些電影在日本很受歡迎,李香蘭在日本奠定了超級明星的地位。在這些電影當中,她唱過插曲「蘇州夜曲」、「我愛那顆星星」、「想兄譜」等歌曲。其中「蘇州夜曲」除了在上海由明星白虹灌錄中文版之外,也在歐美以「China baby in my arms」的歌名灌錄過英文版。

而這些片子當中她所飾演的大部分角色是愛上日本男人的中國姑娘,當時她的人氣在日本轟動一時。但被日軍略國國土的中國人而言,這些侮蔑中國的片子是無法接受的。但當時的李香蘭不知這種中國人的看法,拼命地磨練自己的演技。

李香蘭雖然在「白蘭之歌」和「支那之夜」裡演唱插曲,但這些片子的音樂制作人服部良一和日本哥倫比亞唱片公司簽約,而李香蘭是和日本帝蓄唱片公司簽約。因簽約的唱片公司不同,故這些插曲的唱片是由和哥倫比亞唱片公司簽約的紅歌星渡邊濱子灌錄。而李香蘭灌錄的第一張唱片是由帝蓄唱片公司出版的「再會吧!上海」。

李香蘭在帝蓄唱片灌錄了「何日君再來」等十張唱片後,和哥倫比亞唱片公司簽約,「紅睡蓮」(『熱砂的誓言』插曲)、「迎春花」(『迎春花』插曲)、「撒詠之歌」(『撒詠之鐘』插曲)、「我的夜鶯」(『我的夜鶯』插曲)等都是由她本人去灌錄成唱片。

這時期,李香蘭認識歷史人物川島芳子(清朝肅親王善耆的第十四女王‧愛新覺羅顯仔)。李香蘭的本名淑子以日語念「YOSHIKO」,而芳子也念「YOSHIKO」。因此李香蘭叫芳子哥哥(因當時芳子愛扮男裝的關係,故芳子叫李香蘭這麼稱呼自己)。當時她們之間的關係很好,但後來隨著李香蘭拍片忙起來,他們之間的關係也自然而然地疏遠了。

戰爭的時候,日本人生活是夠苦的。軍部禁止國民欣賞流行音樂,大街小巷聽到的都是軍歌。沒有任何娛樂。1939年李香蘭在東京日本劇場舉行個人演唱會時,因日本國民對娛樂非常飢渴,故很多聽眾都到劇場但進不去,最後排隊了劇場周圍七圈半。

李香蘭應上海百代唱片公司之邀,灌錄了「夜來香」、「海燕」兩首歌。因「夜來香」紅極了中國全土,中華電影公司邀請她參加電影「萬世流芳」的拍攝,並灌錄其插曲「賣糖歌」以及「戒煙歌」,除此之外還灌錄「忘憂草」、「第二夢」等唱片。其中「夜來香」以及「賣糖歌」成為中國流行曲史上的經典作品。

這部「萬世流芳」是李香蘭第一部拍攝的中國電影。當時中國觀眾以為李香蘭是個在北京出生的超級明星。因此在北京,李香蘭的人氣越來越大,但她本人對一直隱瞞著自己國籍扮成中國人繼續拍戲、唱歌覺得很難過。正好這個時候,北京記者俱樂部邀請她在北京開辦記者會。因此她就跟姓李的北京記者俱樂部幹事長商量。因為李幹事長與李香蘭父親是好友,所以知道她的國籍問題。原本李香蘭希望請李幹事長替她在記者會當中說她不是中國人,而是在中國出生的,愛中國的日本姑娘。但李幹事長說「絕對不能贊成!也許有些中國人知道你是日本人。但他們也不想承認你個日本人。你非中國人不可。是北京出生的大明星。不要破碎我們的夢!」

她只好接受李幹事長的話。但記者會當中有一個年輕記者問她說道「李香蘭小姐!你為甚麼拍攝『支那之夜』、『白蘭之歌』等拙劣的日本電影呢?那是侮蔑中國的片子。有損我們中國人自尊的電影。你不是中國人嗎?作為一個中國人為甚麼參加那種侮蔑中國的電影呢?今後首否還打算參加這些電影的拍攝?我想知道你真正的想法。」

李香蘭很想對記者們告白自己是日本人,但當然也不能這麼說。她只好說道「我錯了。當時我沒有考慮很多。那種電影的演出,我後悔極了。在這裡向各位請罪。今後我再也不會做同樣的事。請原諒我的愚蠢。」

記者會結束後,她辭職了滿映,決心告別李香蘭。

1945年春天和夏天,李香蘭在上海舉行個人演唱會「夜來香幻想曲」。
在這個演唱會,周璇等明星也過來送花束給舞臺上的李香蘭。8月日本投降之後,李香蘭因曾拍攝過「支那之夜」等片子,故被告漢奸。1946年偶然地在上海重逢的白俄好友柳巴契克知道李香蘭被控告,為了挽救好友「YOSHIKO(=李香蘭)」特地去北京找李香蘭父母(當時戰敗國民不能隨便出去)拿戶籍證明書回到上海交給法廷,把它當做李香蘭是日本人的證據,後來法廷也承認她是日僑而不是中國人被判無罪,終於回到日本。

同樣時期,另一個YOSHIKO‧川島芳子因漢奸之罪在北京槍斃。
李香蘭坐船回日本時,很偶然地在船上聽到的竟然是上海廣播電台所播放的,她自己唱的「夜來香」。

原圖
左:張愛玲  右:李香蘭

回國後,她以本名山口淑子開始演藝以及歌唱工作。
回國第一張唱片是「熱情美人魚」(電影『熱情美人魚』的插曲)。後來,灌錄了很多唱片。其中「夜來香」日語版及電影插曲「東京夜曲」更是風行一時的名曲。這時期她在日本拍了「我生涯中最輝煌的日子」、「熱情美人魚」、「流星」、「人間模樣」、「歸國」、「曉的脫走」、「醜聞」、等名片。

五十年代初,她曾到過美國好萊塢參加「EAST IS EAST」的拍攝以及在百老匯參加歌舞劇「香格里拉」的演出。在美國,她結識了卓別林。正好他在這個時期拍攝「LIMELIGHT」。李香蘭喜歡「LIMELIGHT」插曲「ETERNALLY」,得到卓別林的允許,回國後灌錄其日語版「永遠」,之後在香港也灌錄其中文版「心曲」。

她也曾應香港片商之邀,到香港拍「金瓶梅」、「一夜風流」、「神秘美人」等片。其中「金瓶梅」的插曲「蘭閨寂寂」及「一夜風流」的插曲「三年」更是流行一時的名曲。

李香蘭在美國認識了日裔雕刻家ISAMU NOGUCHI。他們相親相愛,1951年結了婚。但因為雖然ISAMU是日裔,但由於國籍不同,此外李香蘭一年的大部分在日本工作,而ISAMU在美國。所以1956年他們倆離婚了。

1958年,李香蘭與日本外交官大鷹弘結了婚。拍完「東京假期」後,她就退出影壇和歌壇。1969年,應日本富士電視台之邀,以主持人及特約記者的身份涉足傳播界。

1974年,香蘭當選國會議員,到1992年退出政界為止,一直作為擔任外交的議員活躍在日本政界,積極致力於中日友好的音樂文化交流活動。

原圖
李香蘭2006年近照

此文章的出處是掛在日本網站上的.... 但那個網頁很久以前就已經刪了.....
http://page.freett.com/leehsianglan/profile.htm

維基百科上的李香蘭
http://zh.wikipedia.org/


限註冊會員觀看
我愛星星至深,無懼於黑暗。
#2樓
二星半
發表於:2003/9/14 13:58

真令人猜不透他阿~~
那李香蘭這首歌是為了紀念她的什麼呢
歌詞好像跟她沒什麼關係嗎??




#3樓
TCC
TCC   離線
二星
發表於:2003/9/14 17:04

真用功!


#4樓
yyb
yyb   離線
星迷中的可憐蟲
發表於:2003/9/15 1:56

這首歌也不算是紀念什麼啦!!
李香蘭的原曲是玉置浩二的寫的"不要走"這首歌!!
而有聽說翻唱的歌詞是硬坳的,
我仔細看了看...歌詞內的確還是有勉懷前人的意義在!

 夜雨凍 雨點透射到照片中
 回頭似是夢 無法彈動
 迷住凝望你 褪色照片中

詞中描述著正在沈迷著看著照片!!是不是就是在看"李香蘭"呢??

 照片中 那可以投照片中
 盼找到 時間裂縫

想在照片中找到時間裂縫?是不是有著"回到過去"的涵義在呢?

 夜放縱 告知我難尋妳芳蹤
 回頭也是夢 仍似被動
 逃避凝望妳 卻深印腦中

詞中說明了人是找不到了,但仍深刻在腦中...

我猜想....詞是以李香蘭的另一半的角度來寫的,也就是孩子的爹啦!!
凌凌漆劇中的李香琴一直哼著這首歌...是不是就代表著想念他的雙親呢?
因此嚴格說起來這首是懷念李香蘭的歌,而不是紀念李香蘭的歌!
所以編劇挑了李香蘭的故事放在凌凌漆的手法真是"高".....
真不虧我最愛的電影之一.....


#5樓
二星半
發表於:2003/9/15 23:18

經你這麼一說
我覺得更應該是千萬中國人的思念
思念著中國人身份的李香蘭


#6樓
TCC
TCC   離線
二星
發表於:2003/9/16 20:01

yyb真不愧為興迷中的霸主! 真棒


限註冊會員觀看
#7樓
Nicky   離線
一星
發表於:2003/9/20 18:30

推~~~~~~~~~~~
所以我說~~星迷也的確是行............
y哥太贊啦!~
我愛學友


#8樓
二星
發表於:2003/9/26 13:00

問一下在007插曲的那首"李香蘭",有人說不是張學友的聲音,我覺得非常像,是否為別人代唱的嗎!?


#9樓
yyb
yyb   離線
星迷中的可憐蟲
發表於:2003/9/26 14:37

國語版的肯定是別人唱的,不會是學友唱的....
是蠻像的,但仔細聽應該聽的出來,
若你常聽學友的歌,甚至是聽學友唱的秋意濃或李香蘭,你就知道不是了....


#10樓
零星
發表於:2003/10/8 13:11

原來原來^^

是紀念一個那麼有名的人


#11樓
一星
發表於:2003/10/8 20:13

想不到李香蘭還演過東遊記耶
那麼李香琴跟李香蘭有什麼關係嗎?


#12樓
二星半
發表於:2003/10/8 20:54

李香蘭演過東遊記...??
什麼跟什麼啊...
哪個角色呢?


#13樓
一星
發表於:2003/10/8 21:06

呃.....此東遊記非彼東遊記啦 
是yyb大人po的那一長串介紹裡面寫的呀


#14樓
二星
發表於:2003/10/9 10:32

李香蘭算是我高中最喜歡的歌之一,以前還曾經問過家人李香蘭到底是誰....結果家裡只跟我講她是跟周璇齊名的名歌手.....

ㄟ~~~其實為了一個人而寫一首歌詞應該是蠻棒的....

5.李香蘭
曲:玉置浩二 詞:周禮茂

惱春風 我心因何惱春風
說不出 借酒相送
夜雨凍 雨點透射到照片中
回頭似是夢 無法彈動
迷住凝望你 褪色照片中
啊 像花雖未紅 如冰雖不凍
卻像有無數說話 可惜我聽不懂
啊 是杯酒漸濃 或我心真空
何以感震動
照片中 那可以投照片中
盼找到 時間裂縫 
告知我難尋你芳蹤
回頭也是夢 仍似被動
逃避凝望你 卻深印腦中


#15樓
yyb
yyb   離線
星迷中的可憐蟲
發表於:2003/10/9 11:36


引用:

那麼李香琴跟李香蘭有什麼關係嗎?

92家有喜事裡的常氏兄弟們的老媽就叫作李香琴......

至於跟李香蘭有沒有關係我就不太清楚了....

前陣子我有看過報紙寫說有人送費玉清一塊匾額,說他唱歌很好聽.....
匾額上屬名"李香蘭"費玉清也嚇一跳~~

我也嚇一掉,原來李香蘭真的還活著.......


#16樓
二星半
發表於:2003/10/9 17:54

電影中有說了啊
小琴:我媽就是李香蘭


#17樓
yyb
yyb   離線
星迷中的可憐蟲
發表於:2003/10/9 19:16

 如果DryMartine問的是電影中的李香琴,
那李香蘭就是他老母囉........
李香蘭的老公,就是李香琴他老爸囉.......

若是問說現實中的話....
在《家有喜事》中演老太太的李香琴...
和李香蘭應該沒什麼關係....


限註冊會員觀看
#18樓
nic0416   離線
零星
發表於:2005/3/3 16:35

這個很猛
居然有人找到他的資料
還以為只有張學友以人名為歌名而已


#19樓
小強
小強   離線
一星半
發表於:2005/3/21 10:38


李香蘭 李香蘭~~~
我是拍凌凌漆大戰四眼仔才對這首歌產生興趣的
以前看國產凌凌漆總是不在乎片中的音樂
直到我買了VCD後一直看一直揣摩片中星爺的神情和對白
才在換第二片後給自己稍做休息看一下片中阿漆與阿香在
富商賴有為的家中PARTY間的對話.鋼琴SOLO搭配酷似張學友的歌聲
真的讓我感到一派輕鬆,但隨著優美的旋律伴奏 眼前歌詞也是那樣地切合
我心情.....

於是追問版主YYB 後原來
這首歌名叫李香蘭
而片中壞司令辱罵李香琴她老媽是漢奸
今 兒看YYB的文章總算知道前因和後果
雖然電影不一定是真的有這個阿琴
但李香蘭確時有此人

大時代的人物 總是帶點悲情
生不由己的年代 能活著就是希望....

對錯成敗轉成空~

不如大家都看星爺的片
讓臺灣 香港 日本 中國 人在看周星馳的電影中找到共同的方向
找到共鳴 




================================================


#20樓
yyb
yyb   離線
星迷中的可憐蟲
發表於:2005/3/21 13:00

轉貼一篇最近有關李香蘭的新聞

--


李香蘭訴說坎坷人生

八十四歲的李香蘭接受本報記者專訪。

山口淑子,中文名字李香蘭,是一位有著傳奇經歷的女子,記者久聞其名:中國人收養的日本少女,上世紀40年代以一曲《夜來香》紅遍中國大江南北、“東亞第一影星”、促進日中友好的使者……在日本外國新聞中心協助下,歲末的一個下午,我在日本國會附近的記者俱樂部採訪了這位元傳奇女性。

一身淡藍色衣裙,一條深色彩巾,滿頭黑髮,步履輕快,面對眼前這位“昔日的李香蘭”,讓我難以相信她已有84歲高齡,匆匆流逝的歲月似乎沒有在她的臉上留下印記。

由於山口淑子有過記者經歷,談話很自然地從這個話題開始。山口淑子說她最喜歡的職業就是新聞記者,也很喜歡記者俱樂部的氣氛。儘管距1946年離開中國已有半個多世紀,但她仍“鄉音未改”,採訪過程中不時冒出幾句標準的北京話,令人感到親切。多年的從政經歷,又使她在謙和中多了一份莊重。

想告別“李香蘭”,卻無法割捨

往事不堪回首,回憶需要勇氣。山口淑子說,她在執筆《李香蘭———我的半生》時,不得不翻看戰前由她主演的影片,有時陷入“自我厭惡”,感到悔恨。她想與“李香蘭”告別,卻又無法割捨。

山口淑子1920年生在日本一個漢學世家,祖父是佐賀縣的漢學學者,父親受其影響早年到中國學習,後任職于“滿鐵”公司。生在瀋陽、後居撫順的山口淑子,少年時代留在腦海裏的那片血紅讓她終生難忘———1932年,她親眼看到幾名被綁的中國人被日本憲兵當場槍殺,血肉模糊。後來她才知道那與平頂山慘案———3000名中國平民遭日軍屠殺的事件———有關。平頂山事件中,由於父親因“通敵”受到拘留,事後山口淑子一家遷居瀋陽。13歲時,山口淑子認了父親的中國同學、當時的親日派瀋陽銀行總裁李際春養父,她也因此有了一個好聽的名字———李香蘭。

命運有時是在不經意之間改變的。李香蘭與白俄羅斯女孩柳芭的邂逅就是這樣,那次相識使李香蘭有機會跟一位俄羅斯聲樂家學習聲樂,她的音樂天分得以發掘。這一時期,日本推行“日滿親善”、“五族協和”的懷柔政策,開始在電臺上播放“滿洲新歌曲”,既懂日語又會北京話的李香蘭於是作“少女歌手”被推上舞臺。14歲時,李香蘭前往北京讀書。1937年,由“滿鐵”公司出資的電影公司“滿映”成立,李香蘭被聘專職演員。她主演的第一部電影《蜜月快車》奠定了她“懂日語的中國少女影星”的地位,後又演出了《支那之夜》、《熱砂的誓言》和《白蘭之歌》等“大陸三部作”。1943年,因參演《萬世流芳》,李香蘭這個名字曾轟動一時。

追憶往事,山口淑子說:“在那個戰爭年代,了生存,我的確是拼足了力氣學唱歌”。她稱,對那些曾軍國主義服務、歧視中國人的電影而感到內疚。因受不了“李香蘭”身份的重壓,她在1944年從“滿映”辭職,客居上海。1945年日本戰敗,李香蘭被軍事法庭以“漢奸罪”嫌疑審訊,後因公佈了自己的日本人身份得以倖免。對自己以中國人的名義演出的《支那之夜》等電影,她說“雖因年輕但考慮愚昧”而表示道歉。1946年2月,她被釋放回國。

回國後當了18年議員

告別了“李香蘭”的山口淑子,回國後跨入影壇,其間甚至想過要到好萊塢發展,後因故放棄。1958年,山口淑子與外交官大鷹弘墜入愛河,婚後改姓大鷹,並退出演藝界當起了外交官夫人。1969年,已將50歲的大鷹淑子圓了記者夢,當起了富士電視臺的節目主持人,還前往越南、柬埔寨、中東等戰爭前線,採訪過阿拉法特、曼德拉等風雲人物。1974年,頻頻在電視上出鏡的大鷹淑子在田中角榮首相的勸說下出馬競選,從此當了18年的參議院議員……

1975年,已是國會議員的大鷹淑子訪問平壤,路經北京時,受到廖承志會長的盛情款待。1978年,她再次訪問了留下過青春足的北京、上海、哈爾濱和長春等地。同年8月,她含著淚水看了中日締結和平友好條約的實況轉播。

談及這段經歷時,山口淑子打開了畫冊,讓我看鄧小平先生在1978年訪日時與她在田中角榮家中的合影。在翻到阿拉法特的照片時,她唏噓不已,“阿拉法特很了不起,可惜去世了”。看到畫冊裏她年輕時與周璿、白楊等中國演員的合影時,她變得愉快起來。她回憶起1978年作日本環境訪華團團長訪問的情景,提到重訪長春電影製片廠時,她這位“金魚美人”受到“古典美人”鄭曉君、“妖豔美人”白玫、“活潑美人”夏佩傑和“永遠青年”浦克等同行的歡迎。她說:“我有中國和日本兩個親人,中國是養育我的母親之國,日本是我的父親之國。中國是我的故鄉,所以去中國應說‘回’中國。”

在命運的夾縫中掙扎

山口淑子的“李香蘭時代”,正值日本侵華時期。《李香蘭》的作者之一藤原作彌說,“她在祖國日本和故國中國之間的夾縫中受到命運捉弄,度過了非常苦惱的青春歲月。”對此,山口淑子說有兩件事讓她終生難忘,至今想起來還覺得心酸。

1938年10月,18歲的李香蘭作“日滿親善”代表首次回日本,興奮之中的她萬萬沒想到,當驗過護照剛要下船時,聽到官員兇狠地喝叫:“你還是日本人嗎?一等國民卻穿著支那服,不覺得羞恥嗎?”山口淑子說:“當時我都蒙了,不明白那個日本人什說那種話,此我十分苦惱。”後來在東京,當她身穿中式服裝演唱中國歌曲時,掌聲中不時傳來謾。這使她對祖國日本的幻想開始破滅,她感到可悲的,“不是日本人錯把我當成中國人而歧視,而是祖國的日本人對我出生的中國———我母親之國的侮辱。”

1943年,李香蘭參與演出了描寫林則徐禁鴉片的歷史劇《萬世流芳》,她在劇中扮演了一位訴說鴉片之害的賣糖少女,唱過《賣糖歌》。在北平的一次記者招待會後,有位元年輕記者追上來問她:“李香蘭,你不是中國人嗎?什演出《支那之夜》、《白蘭之歌》那樣侮辱中國的電影?你中國人的自豪感到哪里去了?”面對責問,她道歉說:“那時我年輕不懂事,現在很後悔。在此向大家賠罪,再不幹那種事了。”不料這番話引起一陣掌聲。她回憶說:“實際上那時他們已經知道我是日本人,只是希望我能謝罪。”

希望“父親之國”和“母親之國”友好相處

1992年,山口淑子從參議院退休。3年前丈夫去世後,她選擇了獨居。其間,她仍擔任著“亞洲女性基金”的副理事長(理事長是前首相村山富市)。她希望以此促成日本政府向戰爭受害者、當年的從軍“慰安婦”道歉賠償。明年是二戰結束60周年,她向記者透露,日本一家電視臺計劃拍一部以她的經歷題材的電視片。劇本目前正在構思,她希望能有一位既懂中文又通日語的大眼睛演員擔綱。

對目前較“冷”的日中關係,山口淑子說,日中之間有些摩擦,但對此應該正視,不能使它積重難返。在談及接受專訪的初衷時,她表示希望中國的年輕人瞭解她的命運,借此促進日中兩國關係的發展。“中國和日本是我的‘母親之國’和‘父親之國’,我最不希望見到兩國的友好關係出現問題。周恩來總理說過要以史鑒,面向未來,日本人應該用自己的良知清算過去,兩國年輕人更應用全新的廣闊視野,認真考慮將來如何友好相處”。( 孫東民)

《環球時報》 2004年12月29日
http://www.china.org.cn/chinese/funv/742084.htm


限註冊會員觀看
覺得讚想推薦或分享嗎?


同時也在瀏覽:  1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