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樓

離線

吳孟達:周星馳其實也是小孩子

張曼玉、劉嘉玲、朱茵、莫文蔚……幾乎香港所有的性感美神都跟吳孟達合作過,然而他說,我最喜歡的女演員是吳君如。

周星馳在片場的火爆脾氣眾人皆知,有一天他對著電話大吼大叫,卻馬上被吳孟達拎到陽臺上臭駡了一頓——因為電話的那頭是周星馳的媽媽。被罵之後的周星馳,據說“慫慫、惦惦”,一句話也不敢說。

縮圖

在無線藝員訓練班的時候,吳孟達的成績總在前三,周潤發卻幾次都差點被淘汰,“當年他又黑又瘦很普通啊,街上一抓一大把,哪個電視臺會找這樣的拍戲呢?但他是有大智慧的人,幸虧沒有被埋沒”。

坐在面前和我們聊天的吳孟達,身上有種千帆過盡的淡然,只有在說起那些老友的時候,眼神裡才會冒出異樣的光亮。其他的,則像他說的:“過去的成功,現在的成見,是自己最大的敵人。什麼老演員啊大師啊經典啊,都是狗屁!”

末了,搖搖頭,又說了句:“都是狗屁!”

縮圖

吳孟達:周星馳其實也是小孩子

吳孟達年輕的時候,也許他的很多觀眾都還沒有出生。但是年輕人都是一樣的,狂妄、貪玩、虛榮,有很多朋友,日子過得飛快。

聽他講起的似水流年,平緩中有風雷聲,只是說話人的臉上卻一直是謙遜的笑意,絲毫看不出表情的起伏。

哈美食:從小到大酷愛鮑魚

吳孟達小時候家裡是開乾貨店的,店裡賣高麗參、鮑魚,老爸負責賣,他負責切。每次客人來點鮑魚,他就躲在老爸寬厚的背影裡,快速地切下成色最好的兩塊,用手指捏起來揣進上衣口袋裡。客人一走,他就把鮑魚片扔進嘴裡嚼。於是他很自豪地跟我們說:“我從小就經常吃鮑魚了。”

和周星馳剛合作的時候,兩人常常買了鮑魚罐頭躲在片場裡偷偷吃。“那時候罐頭裡面只有兩粒(鮑魚),100多塊(港幣)一罐,我和星仔一人一粒,吃得很仔細。”

最近在廈門拍《船來船往》,吳孟達住在佰翔軟體園酒店,這裡的大廚是“阿一鮑魚”創始人楊貫一的弟子,他告訴記者:“達叔到了酒店,幾乎餐餐會點‘鮑汁扣三寶’(三寶是鮑魚、海參、魚翅),連吃一個多月都不會膩。”

對鮑魚的熱愛可見一斑。恰巧,他這次在《船來船往》裡頭演的大廚,名字就叫“鮑魚佬”。

貪玩樂:“我就是有點小聰明”

問吳孟達當初為什麼去報考藝員訓練班,他毫不猶豫地回答:“貪慕虛榮!整天做著當大明星的夢。”聽多了明星們從小熱愛藝術並為理想不折不撓的故事,乍一聽這樣坦誠的回答,讓人愣神之後忍不住會心一笑。

吳孟達說自己年輕的時候有小聰明,臺詞看了兩遍就都記住了。仗著這種小聰明,從訓練班畢業的吳孟達拍戲從來不認真,也不守時,私生活更是不羈,花天酒地,豪賭狂輸,債臺高築,最後在1981年因為欠銀行30多萬(港幣)而破產,向來重視藝人形象的無線將其雪藏。也就是在那最低谷的時候,他收斂心性,潛心研戲,最終成為現在的“老戲骨”。

談起那段日子,吳孟達出乎意料地深情款款。“我終於懂得什麼是愛。永遠愛表演,愛角色,跟角色談戀愛,談一輩子,成為我那時候的願望。”“為什麼男生在追女生的時候,無論受多少委屈,無論對方犯多少錯誤都會原諒?因為那時候他愛她,愛就是得不到。”“在我‘摸不著、抓不到’表演的那段日子裡,我最愛它。”

面前的吳孟達已經完全看不出半點年輕時的荒唐影子,只是在聊天時還是會忍不住顯露當年的貪玩本性。“拍戲最苦是《大話西遊》的時候,那時候在銀川,氣候不適應,環境不適應,菜非常鹹,苦哇。我在這部戲中間還接了另一部戲,和釋小龍去夏威夷拍《中國龍》,夏威夷多漂亮啊,陽光、沙灘、還有美女!(眼神突然亮了),在兩地穿梭,簡直就是天堂和地獄的差別!”

結哥們:“我家和周星馳家面對面”

剛剛合作的時候,吳孟達和周星馳特別投緣。他們兩家住對面,樓下有個24小時茶餐廳,他們幾乎每天都在那個餐廳裡聊天。“什麼都聊,有時候討論戲和角色,有時候星仔會跟我商量些事情,說起他的家庭,還有年輕人都會碰到的感情問題。”因為周星馳出生在單親家庭,吳孟達和他一起,則充當了好朋友、老師,甚至是爸爸的角色。

正因為這種關係,每次周星馳在片場“跳腳”,都是他跳出來當調解人。“他的思維比較快,未必人人能跟他同步。演員的臺詞或者表演不到位,一條又一條地要重拍,他就會很不耐煩。演員自己也會覺得很委屈。但是他生氣針對的可能就是那個鏡頭或者那場戲,不去針對人。這個時候只有我出面。”吳孟達一面給演員講周星馳的意圖,因為“我比較抓得到他的心思”,一邊還要開解周星馳的情緒。但周星馳從不敢對吳孟達惡聲惡氣,一旦他發火,“全場能制得住他的只有達叔”。

平時周星馳的錢都交給媽媽打理,有一回在片場他媽媽打電話過來,說自己因為猶豫沒買一套房產,少賺了幾百萬。星爺在電話這頭暴跳如雷,放下電話後,他馬上被吳孟達拎到陽臺上臭駡了一頓。“錢少賺就少賺,不能對親人這個樣。”吳孟達罵完,周星馳一句話都沒說。

有段時間,幾乎所有合作過的人都對周星馳嗆聲,吳孟達的評價客觀很多:“星仔出道時其實也是個小孩子,有點小聰明,但不是特別厲害的那種。想法很簡單,跟你們一樣,演戲就是賺飯吃,沒有太多壓力。後來他有名氣了,當然批評也多了。”所有人都說他愛NG,脾氣大,吳孟達認為:“周星馳對誰都這樣,NG過20遍的情況我也碰到過,他完全是對事不對人。”

縮圖

人到中年,吳孟達成了“達叔”。以前最多看三四遍就扔一旁的劇本,現在最多的時候會看到兩百遍。春節前後兩個月,再多的劇本也會推掉,把時間用來陪家裡人。

判若兩人,原來說的就是這回事。

超敬業:“你要尊重每一個人”

劇組的人說:“從來沒見過這麼敬業的演員,一上場,臺詞溜熟,都背得好好的。”見到達叔時,正要拿這句話誇他,聽他說完一番話,才想,幸好沒誇出口。

“以前我仗著有小聰明,記性好,臺詞看三四遍就記下來了。就像現在的年輕人一樣,導演喊5,4,3,2,1,就把劇本往屁兜裡一插,開始裝模作樣地念對白。這樣的表演很虛浮,因為根本沒有理解編劇的精神。”現在的他會把劇本看了又看,最多的時候看了兩百遍。“真正的演員必須尊重角色,尊重對手,尊重每一名工作人員;不要放過任何一個對白,一個眼神,一個提示。反復思量才會提高,不管幹哪一行,歸結到最後都是‘熟能生巧’。”說到這裡,他的話音難得的急促,也許幾十年摸爬滾打驚心動魄,換過來的不過是這平平淡淡的幾個字。

很愛家:蘋果種子到了榴槤園裡還是蘋果

12月底的廈門,突然變天,冷風嗖嗖地刮,觀音山附近比市區的溫度更是低了四五度。達叔穿著棉襖,跟我們聊起了在香港的小兒子。“他小的時候很可憐啊,有哮喘,別的小朋友吃雪糕、糖果,這些好吃的他都不能吃。一吃就整個晚上咳嗽,我們都在家裡給他預備了吸氣管。他後來就很自覺,不能吃的東西一點都不碰,那麼小的孩子,才兩三歲。”後來達叔聽人說了很多偏方,譬如蟲草燉瘦肉湯,“那個東西燉起來很恐怖,看上去就像一條蟲子。但是他好乖,吃了幾年。現在7歲基本就好掉了,然後開始連本帶利地把以前的糖吃回來,哈哈。”

在廈門近兩個月的時間,達叔經常回家吃飯。雖然7歲就離開這裡,他媽媽卻經常回來,在廈門仍然有老房子和許多的親戚朋友。這次達叔來拍戲,媽媽也就順便回來。他除了在酒店或者去拍戲,就是回家吃飯,和親戚朋友們聊天。他的身上有老一輩很傳統的對於家鄉的認同感:“回家了啊,我本來就是從這裡出去的,永遠就都是這裡的人。別說我現在長居在香港,就算以後移民到美國,還不是一樣?一顆蘋果樹的種子,被拿出去栽到榴槤園裡,難道就會變成榴槤?”

好心態:把以前的自己統統丟掉!

“最近十年我和以前很不一樣。以前也會沾沾自喜,覺得自己某個角色紅了。現在我覺得,過去的成功和現在的成見,是自己最大的敵人!如果我還總是用演二當家的狀態來演鮑魚佬,你說成嗎?那些造型啊角色啊都是過去的事情了,我現在和年輕人拍戲從來不會指手畫腳,他們有他們的火花,我也希望自己還有更大的空間。”

花開則敗,他說的是這個道理。

惟一讓他記掛的是以前大家一起拍戲的“誠意”,(說到這裡他加重了口氣),“我們每個人拍戲都很盡力,從來沒有想過會成為什麼經典,只是剛好時間到了,大家的用心就得到了回報。那時候從演員到工作人員,所有人都呈現一份誠意在電影裡面,所以觀眾也能看出來”。

記者手記:

坐在我們面前的達叔,帶著長者的微笑,說話平平穩穩,和螢幕裡的形象全不相干。聊著聊著,讓人恍惚。

幾乎每個80後的心裡都會有《大話西遊》的影子,這個人你更是熟悉無比。從小看他的戲,看到嘴裡的爆米花噴出去老遠;學他說話走路,心裡對他無比親近。在一個灑滿陽光的午後,他坐在對面和你一起喝咖啡,神情和藹,有問必答,態度親近。然而你竟會悵然若失,原來這兩種親近之間,還真的不一樣呵。

那個時代,和你的少年生活一樣,畢竟是遠去了。

2010-01-05 15:08:01 文/《台海》雜誌記者 謝婷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f9e1b610100gobj.html


吳孟達:周星馳其實也是小孩子.jpg

jpg (105.89 KB)

覺得讚或想分享嗎?